“2017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4.39亿元,同比增加190.38%;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370.79万元,同比增加46.82%。”这是不久前春兰集团旗下主营空调业务的上市公司——江苏春兰制冷设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春兰股份”,600854.SH)交出的成绩单。
  这份看似进步可观的成绩单,实际上是建立在公司上一年业绩糟糕的基础之上。作为昔日空调行业的霸主,春兰品牌的市场占有率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一度高达40%,让彼时的格力美的望尘莫及。然而盲目的多元化扩张之后,春兰却沦为了中国家电企业衰落的典型。
  春兰股份发布的公告中一直把企业经营不善归结于严峻的市场环境、销售渠道的开拓和维护等方面。但在业内人士看来,陶建幸和他的春兰集团即使到了今天,仍然挣扎在多元化的泥淖中,“起死回生”的戏码或难以上演。
  在《中国经营报》记者的采访过程中,春兰股份证券事务部相关负责人不愿多谈,仅表示近期公司并无新动作,其他有关内容均已对外公告。
  行业掉队者
  梳理财报发现,春兰股份的三季报看上去可观,实际上并不乐观,是因为根据2016年年报,公司去年营业收入仅录得1.86亿元,同比减少27.94%,其中空调实现销售1.02亿元,同比减少35.71%。
  净利润方面,虽然2016年公司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208.92万元,同比增长8.02%,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为-2855.28万元。有业内人士表示,一般在观察上市公司业绩时,扣非后的归属净利润表现更具价值。很多公司其实主业不济,更多的是依靠政府补助、出卖资产等来实现所谓的业绩增长或者盈利。
  记者查询年报发现,2016年,春兰股份不仅获得泰州市政府发放的312.94万元补助,还从投资的泰州电厂和龙源泰州公司处分别获得投资收益8457.58万元、742.81万元,同时子公司处置了部分投资性房地产获得收入。
  相较于去年的低迷,今年前三季度春兰股份业绩有所好转,但放眼整个空调行业,格力电器(000651.SZ)今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已达到1108.75亿元,同比增长34.5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54.61亿元,同比增长37.68%。美的集团(000333.SZ)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869.49亿元,同比增长60.6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49.98亿元,同比增长17.10%。不难看出,春兰股份凭借4亿多元的营收早已失去了竞争资格。
  家电行业资深观察家刘步尘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春兰股份三个季度营收才4亿多元这在家电行业不值一提,格力、美的早已破千亿,虽然营收和净利润有所增加,但绝对值还是太小了。”
  戏剧的是,上世纪90年代,春兰曾被格力奉为“偶像”,格力的一位高管早年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当时春兰空调在国内市场如日中天,作为春兰的粉丝,格力一直在模仿春兰。时过境迁,春兰如今的境况令人唏嘘。
春兰
  昔日霸主
  实际上,春兰空调也曾一度风光无限。
  时间推到32年前,那时的春兰集团的还叫“江苏泰州冷气设备厂”,一个濒临破产的国有小厂。曾做过技术员的陶建幸临危受命,接下了厂长的重任并开始对公司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1989年,江苏春兰制冷设备有限公司正式成立,陶建幸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在他的带领下,春兰集团迎来了高速发展期,公司所生产的“春兰”牌空调市场占有率不断攀升。
  乘着这股发展势头,1994年3月,江苏春兰制冷设备、泰州春兰特种空调器厂、泰州春兰制冷设备销售公司共同出资成立了春兰股份,并于次月顺利登陆二级市场。
  根据上市首年春兰股份公布的年报,1994年公司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5.55亿元,净利润1.96亿元。无论是收入还是净利润都比如今高出数倍。
  当时的春兰风光无两,在1995年8月举办的第50届国际统计大会上,大会组委会命名了一批企业为某类产品的大王。其中,春兰集团被授予“中国空调大王”的荣誉称号。
  1996年,在中国轻工总会信息中心给出的产销量排行榜中,春兰以108万台的成绩位列第一,格力则以89万台排名第二,美的、海尔分列五六位;1997年,国家统计局所属的中国技术进步信息发布中心在“全国销量第一推展活动”中,根据国家统计局的市场统计结果,春兰空调连续8年(1990年~1997年)全国产销量第一,累计销量超1000万台,荣获“中国空调第一品牌”称号。同年,作为领导人的陶建幸当选为中共第十五届中央候补委员。
  在稳坐“空调一哥”的位置后,陶建幸的野心一路膨胀,多元化扩张自此开始。
  多元化得与失
  1994年上市当年,春兰集团走上了轰轰烈烈的多元化转型之路,先是介入了家电业内的冰箱、电视、洗衣机等项目,随后又“杀入”风马牛不相及的摩托车、卡车、新能源等行业。
  在春兰集团的官网上,记者注意到以下简介:春兰集团是集制造、科研、投资、贸易于一体的多元化、高科技、国际化大型现代公司,拥有海内外数十家独立子公司,是中国最大的企业集团之一。春兰产业涵盖机械、空调、新能源、房地产、酒店业、商贸、金融与投资等,主导产品包括家用空调器、商用空调器、压缩机、高能动力电池及电源管理系统、电站系统、机械加工及动力产品、住宅与商业地产等。
  把鸡蛋放到多个篮子里未尝不可,但篮子越多,管理篮子的精力、财力就会被分散,对现有篮子的维护也会造成影响。春兰集团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在多元化之初,摩托车和卡车项目也曾让陶建幸尝到了甜头。公司推出的摩托车系列在1997年上半年就实现了6万台的销量,销售收入近10亿元;2001年,春兰卡车领域一年给集团贡献了2亿元的利润;研制了8年之久的高动能镍氢电池项目也通过了鉴定。
  然而多元化扩张战略过快最终还是出现了顾此失彼的问题,新业务还没能完全成熟起来,曾经的支柱产业空调业务则不断下滑。2002年年报显示,春兰股份持股的江苏春兰摩托车有限公司、江苏春兰动力制造有限公司、江苏春兰机械制造有限公司、江苏春兰洗涤机械有限公司全部亏损。2005年,春兰股份不堪重负,主营业务利润5.15亿元,比上一年同期下降4.81%;净利润亏损2595万元,这是春兰股份自1994年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2006年、2007年春兰股份未能扭转亏损局面,于2008年5月被上海证券交易所暂停上市。
  “春兰的衰落最主要原因就在于其在最鼎盛的时期把上市公司春兰股份拿来做房地产、摩托车、卡车、电动车等,把大量资金用在了非主营业务方面,而空调主业的开发、推广力度明显变小。”在刘步尘看来,春兰集团这种不合理的扩张导致了公司不但副业没有培育起来还拖垮了主业。
  产业经济观察家梁振鹏也认为,春兰空调曾是全国空调行业的老大,但由于此后多元化转型跨度太大,能力无法跟上野心,导致一步步衰落至今。“企业最好进行相关的多元化项目,而春兰直接做了汽车,汽车行业不管是资金、技术还是人员,门槛都非常高。除此之外,还涉及了新能源、房地产等,可以说春兰就是被它的盲目多元化所拖垮的。”
  值得注意的是,与格力、美的不同,春兰集团至今未完成MBO。2000年,公司曾试图进行MBO股改和全员持股,最后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实施。缺少了股权激励,春兰相当于失去了发展的内动力。
  “四五年前,春兰一度想东山再起,跻身中国空调三强。整体判断,市场不会再给春兰机会,即使是奥克斯志高这些没有问题的企业也很难和格力、美的相比,更别说春兰这种问题较大的企业,市场就是这么残酷,一旦犯了错就不会给你修正的机会。”刘步尘说。
  梁振鹏指出,20年前空调市场是供不应求,现在空调市场是供需平衡或者供过于求。当整个行业产能已经过剩,春兰空调重塑辉煌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陶建幸还能带领春兰走多远?